实地探访租房平台“巴乐兔”隔断房,缘何禁而

时间:2019-09-10 07:21       来源: 网络整理

中新经纬客户端9月7日电(薛宇飞)近几年,租房平台巴乐兔在资本的助推下快速扩张,“无中介”“免佣金”“支持月付租”等服务模式吸引了大量年轻人的注意,巴乐兔宣称,其平台上的房源已经达到500万间,服务逾千万租客。

但是,多地严厉打击的群租房、隔断房在巴乐兔平台上却依然存在,中新经纬客户端近日在北京一小区看到,巴乐兔工作人员带看的三套住房都存在隔断房。有租客反映,因为隔断房被拆除而蒙受损失,部分人退租艰难。

实地探访租房平台“巴乐兔”隔断房,缘何禁而

 

巴乐兔官网 中新经纬 薛宇飞 摄

隔断房禁而不绝?

将客厅、厨房、阳台、储物间等不具备居住功能的空间,改造成单间进行出租,是不少房产中介公司普遍的做法,但由于存在安全隐患,打击群租房、隔断房一直是一些地方政府整治租房乱象的工作之一。

今年7月,北京市住建委等部门制定并发布《北京市住房租赁合同》《北京市房屋出租经纪服务合同》等3个合同示范文本,上述两个文本均在说明中指出,不得改变房屋内部结构分割出租、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、每个房间居住的人数不得超过2人等。

但隔断房的问题仍未完全杜绝。成立于2014年年底的巴乐兔,没有自营房屋对外出租,平台上的房源都属于二房东、房产中介公司、品牌公寓等第三方,巴乐兔员工以带客看房的方式促成交易,并向二房东或机构收取服务费。但根据中新经纬客户端实地走访和网友反映,由于巴乐兔上聚集了大量二房东和中小房产中介公司,存在不少隔断房。

实地探访租房平台“巴乐兔”隔断房,缘何禁而

 

客厅只剩下一条狭长的过道 中新经纬 薛宇飞 摄

近日,中新经纬客户端以租客的身份联系了巴乐兔的销售人员陆枫(化名),并与他一起来到北京市朝阳区某小区看房。在一套出租房内,客厅被改造成2个单间,房间的公共区域很小,过道内还放置了一台冰箱和一辆自行车。陆枫称,房间内原有的厨房也被二房东改成一间卧室,冰箱就只能放在过道上。中新经纬客户端注意到,这套两室一厅的房子,已经被隔成5间卧室。

实地探访租房平台“巴乐兔”隔断房,缘何禁而

 

客厅被一分为二,靠近阳台的部分被隔成卧室。中新经纬 薛宇飞 摄

在同小区的另一套住房内,房间内虽然有客厅,但面积并不大,用手轻扣其中一面墙发现,并不是实体砖砌墙。原来,这套房的客厅被一分为二,靠近阳台的部分被隔成卧室,剩余部分保留为公共空间,原有的三居室变成了四居。

同样,陆枫带看的第三套住房,也被“优化”,三居室变成了五居室。陆枫称,巴乐兔只负责带客看房、达成交易,房间的隔断墙都是二房东或中介公司做的,跟他们没关系。他说:

“二房东的房源租金之所以便宜,就是因为房间都做了隔断,不然他们也不赚钱。”

据了解,北京对于群租房、隔断房的管理,比其他地方更加严格,近期也正在不断拆除违规搭建的隔断房。北京市住建委今年8月1日发布消息称,当前市住建委会同相关部门不断加大违法群租房整治力度,基本实现违法群租房动态清零,截至6月底,清理整治违法群租房4789处。上半年,北京市住建委执法总队仅对回天地区就直接督导拆除339间出租房屋隔断。

对于租住隔断房是否有被拆除的风险,陆枫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说:“只要没人举报就不拆。现在政府拆隔断是‘枪打出头鸟’,对我们这样的平台影响不大。”

租客反映权益受损、退租难

巴乐兔平台上的隔断房,已经让部分租客利益受损。今年6月底,房租即将到期的刘婷(化名)开始寻找新的出租房,看房前,她告诉巴乐兔的管家,要求合租的室友都是女生,且居住的人数不能太多。

在管家的带领下,刘婷在上海市长宁区看了数套出租房,并最终相中福泉路某小区的一套住房。刘婷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,这套房原本是两室一厅,但被隔出了数间房对外出租。

管家告诉刘婷,房子现有4个房间,另外3个房间住的都是女生,加上主卧的卫生间,共有2个卫生间。听完管家的介绍后,刘婷便以2800元/月的租金与二房东签下了租房协议。但是,刚住进去仅一天的刘婷就发现,整套房实际上被隔成了5间房,有一间房经常有男性租客出入,另一间房住了2个人。卫生间只有1个,到了早上,卫生间就变得拥挤不堪。

相关推荐